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校草之死
校草之死

校草之死

萧阳,长得十分英俊潇洒,也很喜欢打球。是校草级别的人物。


  星期一萧阳一如既往的来上课。走进教室看见张扬还没有来,又看见一群女生聚在一起议论着。萧阳没有多想,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起书来。「你们说这张扬怎么好端端的退学了。」一个女生说道。


  萧阳内心一惊,立刻站起走过去。「你说什么?张扬不读了,那他去哪啊?」「听老师说,他爸妈要搬去外地,所以要带他走。」「要我看哪,应该是他成绩太差了,读了也没用。所以干脆不读了。」旁边的一个女生说道。萧阳一看。正是坐在座位上的端木玲。萧阳瞥了她一眼,然后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。整天萧阳一直无精打采的,课也听不进去,球也不想打。原因大家都清楚。上完晚自习后。


  萧阳背起书包就往张扬家中跑。来到他家门口,发现门上和楼道很多蛛丝。像是荒废了许久。萧阳来不及想那么多。一阵猛敲。可半天了,也没有人回应。萧阳只好打电话,可没人接。发短信,没人回。QQ也不在线。萧阳这下可急了。


  「难道他们都已经搬了?真是的,张扬也不和我说一下就走,这算什么哥们。」正说着,手机突然响了。屏幕上张扬三个字让萧阳一下子兴奋了起来。「喂,你在哪啊?」「我啊,我在学校,今天晚上你来陪我打球吧,明天我就要坐火车走了。」萧阳觉得张扬的声音怪怪的。「你声音怎么了?」「哦,没事。最近有点感冒了,再加上昨天和父母大吵了一架,嗓音变了。」「哦那好,你等着,我现在就来。」萧阳听说他明天就要走了,没有想那么多。便火急火燎的跑去学校。


  夜晚的学校漆黑一片。隐约之中萧阳看见了球场上有一个身影拿着球在不停的晃动着。但很明显不是张扬,张扬十分高大,但眼前这个身影却满是娇弱苗条,身姿还透露着几分妩媚。萧阳走了过去,在渺茫的灯光下,一个十分美丽的妙龄少女正冲着自己媚笑着,那身姿轻盈婀娜,乌黑的柔发散落在后背,肤光如雪,双目犹如一潭清泉,容貌秀丽至极,如明珠生晕,美玉莹光。淡白灯光与紫色的百褶裙交汇在一起,群口的银丝翻滚着。煞是好看。朱唇含笑,眉间满是暖意,瞳光散射看着自己。手上戴着一个乳白色的镯子,和她的肤色一样光滑。


  一阵风吹来,秀发扬起。宛如那海带一般在水中颤动着,十分有音律和节奏感。


  洁白的瓜子脸,水灵灵深黑的瞳孔加上樱桃般红艳的嘴唇还有匀称纤细的身材,在灯光下简直如天仙一般。此人正是端木玲。萧阳一下子看呆了。虽然自己平时并不喜欢她,但今日的她却那么妖娆美丽,自己忍不住看她。看着她,萧阳感觉自己进入了仙境般,完全没有注意周围的一切。端木玲脱俗的美让他忘记了一切。


  「你在看什么啊?」端木玲清甜的柔声将萧阳拉回了现实。「我……我在。」「嘻嘻,是不是在看我啊?」萧阳被她这么一说,瞬间脸红了起来。端木玲走近了几步说道「怎么样?我好看吗。」萧阳脸更红了,低下了头。然后不自觉的点了点头。「嘿嘿,我那么好看,你继续看吧。」萧阳立刻摇了摇头,但还是时不时的瞄几眼。片刻沉默后,萧阳打破了宁静。「你这么晚了,一个女生来这里干什么。」「我在家闲的无聊,出来想打打球。你在这干什么。」「我在等张扬,他约我来打球。」『那好,反正他没有来,你先陪我打会吧。「」啊!「萧阳愣住了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端木玲已经将篮球抛到了他的怀中。」好吧,反正张明海还没来,我就先陪你打会。「两人就这样打起了球。萧阳总是投不进,接把准。并不是他的球技差。而是他的眼光完全被端木玲吸引住了。那端木玲身姿妖娆,无论是投篮,运球,抢球都带着几分妩媚。再加上穿得比较少,肩膀和大腿都露着。哪个男生能受的了?


  两人打了半天,萧阳只投进了3个。当然,这不能怪他,原因端木玲很清楚。


  「啪」的一声响。伴随着萧阳的一个投篮,篮球突然爆了。「哼,你用那么大劲干什么,我的球没了,你赔我一个。」端木玲面带怒色的斥责萧阳。「我……我没用多大劲啊,这么爆了呢?」「我不管,是你弄的,你赔啊。」端木玲眼中带着泪光的说道。「好了,别哭,我赔你就是了,但是那么晚了商店都关门了啊。」端木玲笑了起来,仿佛就在等他说这句话。「没事,我们可以去学校地下1楼的杂物间,上次我去过,里面有好多篮球。」「呵呵,你开什么玩笑,杂物间早关了。这么进去?」哎!先去吧,万一门开着呢,实在不行。趴窗户。「」但是我还要等张扬呢。「」还等他干什么,说不定人家早放你鸽子了,先陪我去吧。


  「端木玲不由分说的拉起萧阳。萧阳无奈的更着她走。


  两人来到了地下1楼。杂物间的门大开着。「咦!难道还有人在里面吗?」萧阳遍说着遍走到杂物间门口,只见里面黑乎乎的一片。突然,萧阳觉得背后有人猛得一推,自己滚下了楼梯。「啊。痛啊」萧阳惨叫着。好没等他回过神。只听得「砰」得一声。杂物间的大铁门关上了。萧阳四下望去,一片黑暗。此时的他终于回过神来,大叫道「该死的端木玲,不就是弄烂了你一个球,大不了老子赔你就是。干嘛推我下来。等我出去了要你好看。」「不用出去,我就在这。你想怎么样。」身后传出一个温柔又带着几分邪气的声音。萧阳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立刻打开了灯。转过身去。端木玲正在媚笑的盯着自己。「喂,你推我下来就算了,还想吓死我啊。你说现在怎么办,怎么出去?」「既然出不去,那我们就好好玩玩。」萧阳被这句话听得满头雾水。还没等他弄明白什么意思。端木玲遍立刻抱住了他。萧阳来不及想那么多。本能的一把推开了端木玲。可这没完。


  端木玲又抱了上来,萧阳又推开了他。如此反复了几次。端木玲脸上满是不满和怒色。但很快又平和了下来。端木玲笑了一声。然后把手放在自己背后。「划」的一声。端木玲解开了自己的丝带。端木玲只戴着胸罩。雪白的肚皮露在萧阳眼前。此时的萧阳眼中满是惊讶和慌乱。支支吾吾的说道「你……你……要干……什么?」嘻嘻,干什么?当然是干你啊。「端木玲妖娆的扭起腰来。灯光闪烁见。


  萧阳仿佛看见一团粉色的东西在面前晃来晃去,十分美丽。萧阳被这粉艳吸引住了。连眼都不眨的盯着。」啊哈哈。「端木玲看着眼前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的萧阳大笑了起来。她上前一把抱住了萧阳,端木玲抬起了头。看着高自己一个头的萧阳。萧阳修长白皙的脖颈,尖尖地下巴,鼻子英挺,眼睛像大海般深邃。乌黑茂密的头发,一双剑眉下却长了一对细长的桃花眼。厚薄适中的嘴唇。白皙的脸庞加上组合起来俊朗的五官。瓜子脸的轮廓让他看上去格外英俊。怪不得是受到女生追捧的校草级人物。端木玲似是看够了。搂着萧阳说道」你爱我吗?「」爱「萧阳立刻说道。虽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。但一种力量让他脱口而出。端木玲轻吻着萧阳的唇。萧阳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思。端木玲时不时伸出舌头舔着萧阳的唇。


  轻咬着他的舌头。端木玲轻着他的脖子,在他的脖颈上猛吸了一口。留下了一个草莓。端木玲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。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,将他按在地上。端木玲压上去。疯狂地在他的身上亲吻着。端木玲觉得萧阳身上的衣物很麻烦碍事。」嘶嘶「几声响。端木玲将萧阳的衣裤撕成了粉碎。端木玲也脱下了。两人缠绵了起来。


  端木玲将萧阳的双腿叉开,看准了。『嗯啊!「端木玲愉悦地叫了一声。可萧阳就惨了。」啊,疼死我了。「端木玲没有理会,猛烈地在他身上蹭着。」啊啊啊「萧阳嗷叫了起来。但端木玲却更带劲了。萧阳想起身推开她。端木玲见状一把把萧阳的双手按在地上。愉悦地叫声和痛苦的哀嚎交织在一起,此起彼伏地回荡在地下室


  经过几番云雨后萧阳已经疲惫不堪了。累趴在端木玲的怀中。端木玲摸着他的英俊光滑的脸皮。俯身下去,身出舌头舔了舔。「啊,好醇香诱人的味道。」端木玲又忍不住的亲了亲。「我的阳,咱们继续来啊。」说完又压了上去。「不行了,让我休息会。」萧阳眯着眼睛,满脸疲惫。『不嘛,我还要。「端木玲又开始蹭到了起来,但也只是回光返照。不到3分钟萧阳就不行了。」哼,亏你还是个男的,这么没用。留着干什么。「萧阳没有理会,继续睡着。隐约中还传出微小的鼾声。端木玲一脸的不满。片刻后,端木玲俯身压下去。将嘴慢慢的移到萧阳的手臂处。芳唇划过肌肤。萧阳觉得无比的温柔。迷迷糊糊中萧阳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舔着自己的手臂。十分的甘爽清凉。就好像盛夏中敷上冰块一般。


  萧阳渐渐地沉醉了。


  又过了片刻,一声尖厉的惨叫声从地下室传出。萧阳顿时觉得全身巨疼睡意全无。转头看时。端木玲正咬着自己的手臂,鲜血不断的流出。萧阳想起身反抗。


  但却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自己的双手和腰已经被绑上了白丝。动弹不得。萧阳又叫了一声。端木玲起身坐在萧阳的腰上。满嘴的鲜血。萧阳正想叫救命。端木玲把小腹一挺,「丝丝」一股白丝从肚脐中喷出,将萧阳的嘴捂住。萧阳再也叫不出来了。望着满脸是血的端木玲。萧阳的心中满是恐惧和惊慌。她不是什么美女天仙。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。此时的萧阳一点也不觉得端木玲美丽。


  但已经太晚了。端木玲俯身下去,对着萧阳的腰又是一口。「嘶」地一声。竟然咬下一块皮来。端木玲闻了闻。做出了一个十分舒畅的表情。然后将这块皮一点点吃下。「嘶嘶嘶嘶」端木玲一口接一口不停的咬着。萧阳痛苦地不停蹬腿。可于事无补,他只能等待着他的命运。被端木玲一点点,一块块的撕裂,吞噬。


  窗外,两个美丽的少女看着这一切。不过她们并没有感动恐怖和惊慌。而是静静的观赏着。其中一个开口道「这二姐也真是的,我们都是把男人先杀了再吃,她倒好。竟然活生生的就吃起来了。」「嘻嘻,谁叫她天生那么血腥暴力呢,我们先走吧。别打扰了她享受。」


  解决了一切后。端木玲站了起来。洗掉了自己身上和脸上和血。穿上了衣物。


  梳着自己一头美丽的秀发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「嘻嘻」自己还是那么漂亮。收拾了杂物室。端木玲走到操场上。突然肩膀被一拍。「啊,大姐啊。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是臭道士找上门了呢。」「哼,谁叫你那么不专心,我刚刚想试试你。


  要知道,如果你这样。臭道士来了,你早魂飞魄散了。」「知道了,大姐。就你最多心。」「哼,你们两个倒好,还有心情说笑。」一旁的丝丝不悦的说道。


  「怎么了,我的三妹啊。你又生气了。」「你好意思问我啊,自从到这以来,你们隔三差五的找男生。而我呢。直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一个,人家又不是不漂亮。」「呦,原来我们可爱的三妹思春了呢。放心吧,大姐我最近看上了一个,本来想明天去勾引。但是看你这么苦。就让给你了。」「真的,谢谢大姐了,他叫什么?」「他叫毛文。」「这名字以前没听过啊。」「怪不得你找不到男生呢,平时都不注意看,就最后一组倒数第2个。平时话最少,下课也不出去,一放学就走的那个帅哥啊。你明天注意看看。」「恩,那好。我的第一个男生,一定不能失手。」「呵呵,别到时候人没勾到,却被你这脾气给吓跑了。」「哼,二姐就会说风凉话,人家有那么可怕吗?」「嘻嘻嘻嘻」三个人都笑了起来。人都笑了起来。


  【完】